Search
您的位置:首页/尊享服务/分娩镇痛
Exclusive service
尊享服务
引言
妈妈们已经经历了十月怀胎的辛苦,如果能在分娩的时候,减轻一些疼痛,多一些温柔呵护,少些担心顾虑,这对产妇来说无疑
是幸福的...

享受无痛分娩技术减轻不必要的剧烈产痛,
应该是女性生而为人的尊严。
就像社会学家李银河所说的那样:“产妇分娩是否痛苦,反映了一个社会
的文明程度。为产妇减轻痛苦,是对生命个体的尊重,也反映了一种生育
文明。”
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Problems that everyone cares about
“虽然大家都知道有‘无痛分娩’这一回事儿,但实际上对其还有一些疑虑与担心?
诸如此类的问题,是产妇以及家属们最关心的,也是我们的麻醉医生在工作中被问得最频繁的一类问题。
麻醉穿刺
由麻醉医生亲自坐诊,答疑解惑,确保能在分娩之前,为每位产妇进行麻醉评估实施更安全有准备的分娩镇痛或剖宫产手术的麻醉,以应对产房变化莫测的紧急状况,避免措手不及,降低麻醉风险。
为了能给每一位产妇提供高水准的医疗照护,杭州菁华妇儿除了拥有省内大咖级专家外,也积极吸纳临床经验丰富的高年资麻醉医生。确保在不违反医疗安全的前提下,能够为每一位有需要的女性提供更安全更舒适的无痛分娩服务。
分娩镇痛与生育文明
Childbirth pain and birth civilization
为产妇减轻痛苦,是对个体生命的尊重,也反映了生育文明
在19世纪,世界上首位操作了无痛分娩的英国产科医生辛普森就曾经断言:“医学界一直反对使用分娩镇痛,但作用不大,我们的产妇一直在给我们施加压力,分娩镇痛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然而到了21世纪,无痛分娩对于很多中国产妇来说仍然是个奢侈品。这不仅是医院有没有动力,家属担心是否安全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观念问题,该不该为产妇减轻痛苦。 在传统观念中,很多医生、家属甚至产妇自己都认为,“生孩子哪有不疼的?忍忍就过去了”。在无痛分娩技术已经相当成熟的今天,这个观念不仅过时,也应该被纠正了,女性可以选择无痛分娩,为什么还要承担巨大的疼痛。 美国妇产科学会认为:“分娩造成了大多数产妇剧烈的疼痛,妈妈们要求减轻分娩中的疼痛本身就是一个强烈的临床指征。无论何时何地,在有临床指征而没有禁忌症的情况下,减轻疼痛的措施是义不容辞的。在我们医生的眼皮底下让产妇经历如此剧烈的疼痛而不给予已经被证实是安全有效的镇痛治疗是不人道的。” 在欧美国家,无痛分娩的普及率非常高。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报告,2008年,61%的美国产妇采用了无痛分娩。而据《新京报》报道,芝加哥洛约拉大学(一家顶级私立大学)的妇产麻醉科主任称,2001年至2012年,洛约拉地区产妇接受无痛分娩手术的比率从75%上升到近90%。而在欧洲,无痛分娩普及率最高的法国,也达到了将近八成。 最近两天,有媒体报道说,中国只有1%的产妇能享受到无痛分娩,这个数据来源是2004年《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十几年过去了,中国的无痛分娩率有了一定提升,

近些年,中国医疗机构对剖宫产的限制越来越严格,没有医学指征很难对产妇进行剖宫产。越来越多的孕妇也倾向于顺产,可是生小孩这么疼痛,而且现代医学技术这么发达,难道没有不痛的方法么? 答案是有的,就是无痛分娩。无痛分娩,也叫分娩镇痛,就是使用各种方法使分娩时的疼痛减轻(一般能将痛感控制在3分以内)甚至消失。 无痛分娩一般分为非药物类和药物类。非药物类包括精神鼓励、水中分娩等等,但这些方法都不如药物镇痛。最常见的药物类无痛分娩,即通过往产妇脊柱内注射麻醉药的方式,麻醉掉产妇胸部以下传导疼痛的神经,也就是“硬膜外镇痛”。 当然,无痛分娩也不是完全“无痛”,因为剂量和个体差异的原因,产妇们会有各种反应:感到三分痛、感到比以前缓解一些、能行走的分娩镇痛,或是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一项美国2000年左右的研究显示,大约有12%的产妇仍能感到疼痛指数大于3分的痛感。 在这个女性一生中最重要的场合,准妈妈应当充分知晓她们分娩时所面对的镇痛方案和选择,不被蒙蔽、不被催促、不被忍受、不被道德感绑架,做出自己的选择——the right for women to choose.
无痛分娩的安全性不需过度担心
Painless childbirth doesn’t need to be overly worried
由于国内普及率较低,各位产妇及家属对无痛分娩产生一定的疑虑,是正常的。实际上,无痛分娩起源至今已100余年,已是一项简单易行,安全成熟的技术了,对其安全性不必过度担心。
《南方都市报》曾报道,麻醉领域曾专门进行过无痛分娩的调查,结果发现知晓率极低,仅20%左右的孕妇知晓无痛分娩。还有一些人,就算是知道无痛分娩,还是不会选择,因为担心药物镇痛会对胎儿和母亲产生不良影响。
事实上,无痛分娩的技术并不复杂,跟剖腹产的麻醉技术差不多,不会造成胎儿畸形发生率高、智力低。
复旦大学妇产科医院麻醉科主任黄绍强在接受《解放日报》采访时说:“无痛分娩应用的硬膜外麻醉,所用浓度只有手术麻醉时浓度的 1/5至1/10,到达胎儿的剂量微乎其微,作用几乎可以不计。” 另外,很多产妇顾虑使用无痛分娩是否会影响分娩的过程。实际上决定分娩过程是否顺利主要有 四个因素:产力、胎儿大小、产道(骨盆等)及产妇的精神状态。分娩镇痛技术对胎儿的大小、胎方位和骨盆的大小没有什么影响,只会对产力和产妇的精神因素造成一定的影响。客观来说,无痛分娩会造成产力变弱,但这个过程可以使用催产素来进行调节,整体来说,无痛分娩技术并没有增加难产及剖宫产的风险。
而对于分娩过程不顺利或存在合并症的产妇,比如胎膜早破,或部分对产痛十分敏感的女性,由于剧烈的宫缩痛,已经2-3天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在分娩过程中,体力和精神都处于极差的状态,分娩镇痛可以暂时将产妇从阵痛中解救出来,在这种状态下,能够充分休息哪怕半小时,对分娩的顺利进行也是有极大意义的。这一缓解过程,也可以降低产妇对剖宫产分娩的期待。
分娩镇痛方式有哪些?
  • 非药物类分娩镇痛
    对产程和胎儿十分安全,适用于轻、中度疼痛者,包括拉玛泽分娩呼吸法、分娩球等。
  • 药物类分娩镇痛
    可分为全身用药和局部用药两大类,其中椎管内分娩镇痛被公认为最有效的分娩镇痛方法,且副作用小。
分娩镇痛问题解答
  • 哪些人适合选择分娩镇痛?
  • 分娩镇痛不等于完全无痛
  • 分娩镇痛会影响胎儿和哺乳吗?
哪些人适合选择分娩镇痛?
绝大多数可以行阴道试产的产妇都可以选择分娩镇痛,但也有特殊的产妇群体——主要是经阴道分娩禁忌、椎管内麻醉穿刺禁忌者。也就是说,只要你能够有顺产的机会,并且没有凝血功能障碍等麻醉操作禁忌症,那么都是可以做分娩镇痛的!在实施分娩镇痛前,您的产科医生和麻醉科医生会针对您的具体情况进行全面评估。
分娩镇痛不等于完全无痛
麻醉医生打完针并给药后,药物不会迅速起效,需要等待10到15分钟才会逐渐觉得宫缩疼痛减轻,且需要追加几次给药才能达到一种满意的镇痛状态。很多幸运的准妈妈会觉得疼痛完全消失了,但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疼痛显著减轻、可以耐受,不到10%的准妈妈会出现一侧麻木或完全没有镇痛效果,如果这种情况出现,麻醉医生会及时调整硬膜外导管,极少数可能需要重新穿刺。当宫口接近开全准备分娩时,你可能会明显感觉到宫缩时肚子发紧或疼痛比之前明显,而麻醉医生往往不会再度给药,因为能感受到宫缩有利于你随着宫缩的到来而发力,有助于促进胎儿娩出。总而言之,由于产妇个人和产程进展等综合因素,分娩镇痛会减轻疼痛,但不会做到完全无痛,感受到轻度疼痛有利于产妇配合和胎儿娩出,而完全无痛反而会同时出现双腿无力,不利于产妇下地活动。
分娩镇痛会影响胎儿和哺乳吗?
分娩镇痛的药物是通过在后背上的穿刺针而给予的,因此药物主要集中于腰背的神经根局部,进入血液并到达胎儿体内的药物微乎其微,并不会产生任何的不良影响。相反的,很多研究表明,疼痛应激会导致胎儿酸中毒,使宝宝通过胎盘获得的血流和氧份显著减少。而无论通过何种方法,缓解分娩时的疼痛总是对胎儿有益的。哺乳成功或者说开奶成功与否的影响因素有很多,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就是产后疼痛。一个疼痛得蜷缩在床上的新妈妈是很难打起精神来喂养新生宝宝的。而相关研究也支持这一点——疼痛应激会使初乳分泌减少。分娩疼痛会持续到产后长达几天。分娩后,撑大的子宫急需恢复原状、持续的产生宫缩,而经过会阴侧切或存在会阴撕裂的新妈妈更是有难言之隐。分娩镇痛给予的药物浓度很低,在母乳里几乎监测不到,对新生儿没有明显影响;而其作用时间长达数小时,可以有效覆盖产后急性期的疼痛,会有助于新妈妈的开奶。
专家团队
Expert team
吴群励
副主任医师

杭州菁华妇儿医院业务副院长
杭州菁华妇儿医院产科主任、产科学科带头人
浙江省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负责人
浙江省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委员会委员
杭州市医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承担南京医科大学妇产科理论教学工作15余年,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33年

张奕
副主任医师

杭州菁华妇儿医院业务副院长
杭州菁华妇儿医院产科主任、产科学科带头人
浙江省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负责人
浙江省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委员会委员
杭州市医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承担南京医科大学妇产科理论教学工作15余年,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33年

陈迪
副主任医师

杭州菁华妇儿医院业务副院长
杭州菁华妇儿医院产科主任、产科学科带头人
浙江省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负责人
浙江省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委员会委员
杭州市医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承担南京医科大学妇产科理论教学工作15余年,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33年

吴思莹
助产师

杭州菁华妇儿医院业务副院长
杭州菁华妇儿医院产科主任、产科学科带头人
浙江省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负责人
浙江省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委员会委员
杭州市医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承担南京医科大学妇产科理论教学工作15余年,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33年

康稷
护理师

杭州菁华妇儿医院业务副院长
杭州菁华妇儿医院产科主任、产科学科带头人
浙江省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负责人
浙江省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委员会委员
杭州市医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承担南京医科大学妇产科理论教学工作15余年,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33年

  • 产科
  • 妇科
  • 儿保科
  • 助产师
  • 护理师
分娩镇痛 舒适顺产
给妈妈们人性的尊重和关爱
致力于妇儿健康事业  提高生命质量
菁华妇儿设置妇科、产科、儿科、口腔科、医疗美容科、母婴护理、孕产康复等服务科室,精心营造舒适、安全、私密的人文环境,为妇儿提供个性化订制式全生命周期的高品质医疗服务,全面提高妇儿的生命质量和健康品质,让您感受到菁华医疗体贴入微的尊宠!
联系菁华
A : 杭州市天目山路182号A座
P :0571-83868888
E : hr@jinghuacare.com
copyright 2018 jinghua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baling
预约挂号
请填写以下内容